fbpx
療癒故事,  心理

為什麼接受比給予更難?

我們中的許多人從小就相信給予比接受更崇高。

這條制約保護我們免於成為以自我為中心的怪物——時時幫助我們掃描我們的環境,看看我們可以拿取什麼來填補自己。

認識到他人的需求,尊重他人的感受,並對不幸的人做出​​回應,可以保護我們免受今天肆虐倉狂豪無忌憚的自戀。

 

然而,優先考慮給予而不是接受也有一些隱藏的缺點。

我們指的是人際關係,而不是社會政策,它可以大量使用在金錢法則上。

您很難得到愛、關心和讚美嗎?

當有人提供善意的話語或禮物時,您是否會默默地在內心蠕動 – 還是讓自己深深地接受善良,關懷和連結的禮物?

 

讓自己接受得更深

以下是為什麼接受通常比給予更困難的一些可能性:

1. 防禦親密關係

接受創造連接。

優先給予而不是接受可能是一種使人們保持距離並保護我們的心的方法。

如果我們害怕親密,我們可能不允許自己接受禮物或讚美,從而剝奪了自己與他人寶貴連結的時刻。

2. 放開控制

當我們給予時,我們以某種方式控制著。

表達善意或給某人買花可能很容易,但我們可以讓自己屈服於收到禮物的美好感覺嗎?

我們的付出實際上在多大程度上來自慷慨的心,而不是提升我們作為一個有愛心的人的自我形象?

接受是邀請我們歡迎自己脆弱的部分。

當我們內心住在能夠接受脆弱的溫柔之處,我們更容易每天收到禮物,例如真誠的“謝謝”、讚美或溫暖的微笑。

3. 害怕被束縛

如果接受在成長過程中帶有附加條件,我們可能會感到不舒服。

我們可能只有在取得某些成就時才會受到表揚,例如在運動方面表現出色或取得好成績。

如果我們感覺到我們不是因為我們是誰而是因為我們的成就而被接受,那麼接受可能會因需要持續表現而受到影響,這是令人反感的。

如果父母自戀地利用我們來滿足他們自己的需要,例如向他們的朋友展示我們,我們可能會將讚美等同於被利用。

我們被認可是因為我們所做的,而不是我們真正的身份。

4. 我們相信接受是自私的

許多宗教可能告訴我們,如果我們接受,我們就是自私的,生活更多的是痛苦而不是快樂。

我們最好謙虛一點,不要佔據太多空間,也不要笑得太開,以免過多地關注自己。

由於這種制約,當我們面對接受時我們可能會感到羞恥。

自戀的權利—是一種誇大的自尊感,相信我們比別人更值得——這在今天猖獗地發生在我們許多人身上。

(有趣的是,一項新研究表明財富實際上可以增加這種權利感)。

但是破壞性自戀的危險可能與健康的自戀形成對比,後者反映了健全的自我價值和享受生活樂趣的權利。以謙遜和欣賞的態度接受——以給予和接受的節奏生活——讓我們保持平衡和滋養。

5. 自我施加的回報壓力

阻止接受可能是保護我們免於負債的一種方式。

我們可能會懷疑對方給予的動機,想知道“他們想要我做什麼?” 假設讚美或禮物是企圖控制或操縱我們,我們先發制人地通過不向禮物敞開心扉來保護自己免受任何義務或債務的影響。

讓人們進來

為什麼接受是棘手的。

注意這些挑戰可能能使我們更深入地了解接受。

1. 接受暴露了我們的弱點與漏洞

當有人給予我們善意的讚美、溫暖的擁抱或溫柔地看著我們的眼睛時,它會被調整一個核心弱點。

它喚起了我們內心渴望被看到和重視的東西。

我們常常隱藏自己這個溫柔的部分,害怕別人看到我們的軟弱,他人可能會拒絕我們、批判我們或剝削我們。

記住我們需要與本能的戰鬥、逃跑、凍結反應一起工作,這是一個持續的挑戰,這些反應旨在保護我們免受對我們的安全和福祉的真實或想像的威脅。

但是,當我們表現出敞開的態度時,屈服於我們默認的警惕模式並不能真正為我們提供安全;所以它賦予隔離。

注意到並擁抱在給予和接受的微妙舞蹈中出現的不適需要勇敢的意識。

被提供一些反映關懷或邀請接觸的禮物會引起人際交往的尷尬。

有一種模棱兩可的感覺——不知道事情會走向何方,這既令人振奮又令人恐懼。

在我們人類的尷尬周圍培養寬敞的空間可以讓我們走向豐富的連結時刻。

 

2. 我們相信我們應該獨立

我們的文化尊崇獨立為終極自由和通往幸福的門票。

結伴交友是可以的,但不要過分依賴他們,以免暴露“有需求”的軟弱。

這個標籤讓站在“獨立”祭壇上敬拜的人感到恐懼。擁有需要和慾望會喚起對成為依賴、無助的嬰兒的可怕恐懼。

不站在我們自己的兩隻腳上是多麼可恥!

但猜猜怎麼了?我們天生需要彼此。

沒有健康的聯繫,我們身體的免疫系統就會受到影響。我們的靈魂會萎縮。

我們的本性是相互關聯的。

正如佛教老師一行禪師所說,我們“互為存在”。互為意味著我們不存在於錯綜複雜的生命網絡之外。與我們的基本本性和諧相處並沒有什麼可恥的。

認識到我們的存在本身是相互關聯的,我們會對想要令人滿意的互動感到滿意;沒有它,我們無法茁壯成長。我們通過敏感的對話和相互協調的聯繫來培養智慧和同情心。

3. 我們害怕我們對愛和連結的渴望

我們內心渴望得到的地方是一個溫柔的地方。

在成長過程中,我們對接受和理解的渴望可能會遇到有毒的信息,即我們想要的東西有問題。

結果,我們了解到擁有慾望和渴望是不安全的。它只會帶來麻煩——最好依靠我們自己。

結論是接受是危險的,我們的接受受體萎縮。

當一個關心的詞或善意的關注在我們面前閒逛時,我們會感到笨拙。

我們扭動,我們抗議,我們反對。或者,我們提供一個非常快的“謝謝”,而不是暫停,深呼吸,並感受關心的禮物。

因為我們害怕我們對愛與連結的渴望,所以選擇依舊將它躲藏起來。

4. 我們懷疑人們的動機

在我們不知道的情況下,人們可以感覺到我們的心牆,它是由舊的傷害和恐懼構成的——凝結成一種排斥接觸的憤世嫉俗。即使外人無法了解正在發生的事情,但其他人也能感覺到我們的掙扎、我們的疏遠以及我們與他人連結的拒絕。

當人們感覺不到被接納時,他們就會保持距離,這讓我們想知道,為什麼我這麼孤單?

可悲的是,我們沒有注意到我們如何通過不慷慨地接受人們而將他人推開 – 並不允許相互培養的給予和接受的流動。

當我們對連結的渴望與我們拒絕和羞辱的歷史發生衝突時,我們就會對接受變得矛盾。

我們中的一部分人渴望接觸,而另一部分人則厭惡接觸。

最後

通過以溫柔的自我同情接受,我們讓自己被生活的禮物所感動。

“如果用塑料防水布覆蓋乾燥的土地,它就不能讓賦予生命的雨滋養,如果沒有被關懷和欣賞所感動的能力,我們就會使這些禮物變得不那麼有意義。神聖的接受,懷著由衷的感激之情接受事物,是給予者的禮物!當我們明顯地被感動時,它傳達了它們已經改變了我們的生活。然後我們可以在一個非雙重的時刻一起沐浴,在這個時刻,給予者和接受者之間沒有區別。兩個人都以自己獨特的方式給予和接受。這種共同的經歷可以是極其神聖和親密的——一個令人愉悅的優雅時刻。”

 

翻譯/編輯 by Aarti Borǰigin
個人智慧財產,分享請標明出處,謝謝
閱讀完整文章請先加入會員並詳細回答問題,如已是社團成員請先告知,為完整回答恕無法開放權限。
免責聲明Disclaimer
本平台所提供草藥的神秘屬性僅出於歷史目的,不能保證結果。本平台上的任何內容均不應被視為醫學或法律建議。請負責任地使用草藥。諮詢你的醫生或專業人士你的健康狀況和使用草藥的補充劑。 草藥可能因採取了錯誤的條件,過量使用,加上處方藥或酒精,或不知道的人為何使用而造成有害。
error:
0